nn

类型:VIP会员剧地区:白俄罗斯发布:2021-03-09

nn 剧情介绍

nn燕云不知道师父用意,闷不做声。双方僵持片刻,徐安看出来端倪,对徐秋艳道:“艳儿不起来,还要劳驾恩公扶你不成?

尚飞燕看燕云目不转睛瞧那女子,杏眼含威,跳下马猛地拧他胳膊,大声道:“燕云回来没有!”她这一叫众人纷纷把目光转向了她。武天真道:“你想到阎王那里去说!燕云不觉“啊!”一愣面红面绿,须臾,低声道:“飞燕,快走吧,众人都在看你。

”尚飞燕道:“飞燕,飞燕是你叫的吗!等啥!还不快去追赶,迟了就赶不上了。”燕云不支声,怕二人争吵引来更多人观望,呆立着等她移步。燕云清醒过来,把墨州铁门县范家垭被“墨州范财神”范鸿德的恶奴讹诈,被逼无奈大开杀戒,范鸿德及十几个恶奴倒在青龙剑下,巧遇北剑“横死神冷血樊哙”冷铁坤,走投无路栖身舞阳山兲山派冷铁坤的屠夫行。

青袍道士道:“师父!师兄实属被逼无奈,望师父宽宥!片时人群吵杂,行人紧忙避让,一位恶少衣着锦绣领着一群恶奴,朝那怀抱琵琶少女走的方向追去。

恶少不住叫骂着:“再追不上那美人,爷爷打断你们的狗腿!武天真道:“被逼无奈!被逼无奈就能荼毒生灵灭绝人性!舞阳山兲山派屠夫行冷铁坤的弟子、杀手哪个不是嗜杀成性的恶魔!一朝为匪万劫不复,为师怎能饶恕他?燕云心想:这帮泼皮定是追赶那行路匆匆怀抱琵琶的少女;随即,道:“飞燕稍等,我去去就回。

青袍道士道:“师父稍安勿躁!”对燕云道“师兄不会忘记太和派的门规,更晓得师父的手段,想你绝不会滥杀无辜,快给师父说清楚。”不等尚飞燕回答拔腿朝恶少去的方向追去。

少顷,燕云在一片树林追上了恶少。燕云道:“自幼蒙师父教诲,学武先修德,师父叮嘱燕云时刻不敢忘怀,燕云在舞阳山屠夫行虽做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勾当,但从不敢滥杀无辜,每当接到冷铁坤指令,事先都要探听好所杀之人是否良善,若是良善绝不应差。

恶奴们围着头戴破巾的男子一顿拳打脚踢,恶少朝少女动手动脚欲行非礼。望师父明察,燕云若有虚言,甘愿死在师父剑下。燕云大喝道:“呔!住手。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以强欺弱侮辱良家女子,就不怕王法吗?恶奴们一惊停下手脚。燕云、尚飞燕穿乡过邑,翻山越岭,不日来到真州地界的黄泥坡,来往行人络绎不绝,不时路上的行人全都止住了步伐,目光不约而同投向一处。

青袍道士道:“这就对了,咱太和派是么时候都不会出忍心害理的败类,师父您放心吧!恶少看看燕云,狂妄道:“哈哈!蝙蝠身上擦鸡毛--你算什么鸟?胆敢太岁头上动土!”一位恶奴凑趣道:“少爷!他这是茅房里打灯笼---照屎(找死)。”恶少喝道:“少他娘的废话,给少爷打!”恶奴一起围攻燕云。

燕云如虎入狼群,“留情不举手,举手不留情”,拳起脚落,脚飞拳舞,刹那,一群恶奴被打得疼痛难忍满地打滚,哭爹叫娘。燕云紧张地满脸是汗。恶少见状惊悸不安,定定魂,道:“好汉!好身手!依好汉的超凡绝伦的武艺流落民间实在可惜,好汉若有意,在下愿意在家父真州州尹面前保举好汉某个官职为国效力,也不枉了好汉一身的能耐。交个朋友吧,在下乃是真州知州姚恕公的二公子勇忠是也,敢问好汉尊姓大名?

尚飞燕道:“见你赴死都不怕,叫你亲我却怕成这样,再不来我要走了。燕云闻知是真州知州姚恕的衙内,心中要所忌惮:归云庄在真州境内,今日如果为民除害,连累母亲、尚大叔一家又该如何是好?那就眼不见心不烦一走了之任其恣行无忌?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燕云缓缓靠近。话说燕云闻知是真州刺史姚恕的衙内顾虑重重,犹豫不决。恶少衙内姚勇忠见燕云面带为难之色暗喜:怕,知道怕就好;道:“好汉!你我今日无怨宿日无仇,有道是不种蒺藜不扎脚,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真州衙门正缺少像壮士这样的奇才,它日来真州衙门找姚某保你个出身,那好汉飞黄腾达光宗耀祖之日还远吗?

燕云沉思着:自己也算是文兼武备,为求取功名江湖飘零受尽磨难四处碰壁到头来一事无成,缺的是什么?不就是引荐之人吗,如果能得到州尹大人的青睐,那么功名则是唾手可得;那么就眼睁睁看着孤苦伶仃的弱女子任姚衙内凌劫。尚飞燕道:“我数三个数你不来我就走,一、二------

一边是功名之路,一边是道义之路,何去何从。燕云陷入了艰难的选择中。燕云万般无奈秉着呼吸闭着眼睛往前凑近,眼看要挨上了尚飞燕的脸。

姚勇忠见燕云沉思不语,使出软硬兼施的伎俩,道:“好汉!常言道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你是武艺高强,但是你武艺再高高的过官府吗?高的过朝廷吗?这父女和你沾亲吗?带故?好汉是聪明人,不会做灯蛾扑火惹火烧身的傻事!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请你自便。燕云既想要功名也想要道义,思来想去,想了自以为两全之策,道:“此言差矣 !尊下即是姚刺史的衙内自然知道朝廷法度,怎么能知法犯法,怎么能做得出有损令尊大人颜面的事情?

恶少衙内姚勇忠见燕云有敬惧之色,胆子也大了,冷笑道:“哈哈!你,狗坐轿子不识抬举!蝙蝠身上擦鸡毛--你算什么鸟?吃了熊心豹胆胆敢教训起太爷,太爷给你讲什么是法度,在真州家父就是天,太爷我就是法!太爷自娘胎里出来还没见过如此天仙般的小娇娘,今天太爷抢定她了,太爷看在上天的分上再劝你一句休要多管闲事!尚飞燕闪开了,道:“还行,说的还算数。燕云见他蛮横无理顾不了许多,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今天的事儿我管定了!

徐秋艳进退两难,起来不是,面对救命大恩人没有扶你就起来这是不恭;不起来不是,少男少女本来交谈就尴尬,等燕云扶她,难免有引诱之嫌。横行霸道惯了的姚勇忠哪里碰到过这钉子,气的七窍生烟,也忘了自己是不是燕云的对手,疯狂的朝燕云抡拳就打。燕云、尚飞燕穿乡过邑,翻山越岭,不日来到真州地界的黄泥坡,来往行人络绎不绝,不时路上的行人全都止住了步伐,目光不约而同投向一处。

燕云、尚飞燕视线也投向那处。燕云隔开来拳,飞起一脚。姚勇忠被踢出丈巴外肋骨断了三根疼痛的嚎啕不至。那父女蜷缩在树后远远看着,见姚勇忠一伙走远了,急忙跑出来给燕云磕头作揖千恩万谢。

燕云慌忙扶起男子,道:“客官请起!请起!快些投奔它处,那姚衙内不时还会来纠缠。见一少女,松云髻,插一枝青玉簪儿;袅娜纤腰,系六幅青罗裙子;素白旧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鞋;怀抱琵琶,举手投足,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灿如春华丰姿冶丽;惯使不论家豪富风流不在著衣多。

身后跟着一位中年男子,头戴一顶破巾,身穿直缝宽衫,腰系皂丝条,足穿黑布靴。那男子道:“今日小的父女承蒙义士相救,就是粉身碎骨也值了!敢问义士尊姓大名,给小的它日报恩的机会。

恶奴们扶起姚勇忠仓皇逃窜,姚勇忠骂着“野小子!你有种,屎壳郎趴在鞭梢上——光知道腾云驾雾,不知道死在眼前!给爷爷等着,等着!二人行色匆匆,与燕云对向而行。燕云道:“施恩图报岂是君子侠义所为,客官快快上路。

男子感激涕零,道:“恩公真义士也!既然恩公施恩不图报,恩公不介意做个朋友吧?小的徐安青州人,这是小女秋艳”,对徐秋艳道“快快给恩公施礼”。徐秋艳香腮梨花带雨,俯身下拜如弱柳扶风,声音似娇莺初啭,粉面含羞轻启朱唇,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nn燕云未语人前先腼腆耳红面赤,连忙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为常事,不捞相谢,请起,请起!燕云处于男女之别不便扶起她,不扶她长跪不起,也是左右为难。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