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虹的三级

类型:星座剧地区:白俄罗斯发布:2021-02-26

翁虹的三级 剧情介绍

翁虹的三级孟演常道:翁虹“师兄!师父、苗五侠他们怎样?你怎么独自杀出长寿寺?燕云道:“你拐骗良家少女”!

燕云随即纵身跃出,一招“双峰自相对”双拳逼燕风当胸而来,溢满心胸的愤懑聚于拳头,劲力如山岳,速度似流星。燕云一想在长寿寺受到燕风羞辱,翁虹心情愈加忧闷,翁虹不知怎么回复师弟孟演常,师父、苗五侠一干众人自上山分手就没见过他们人影;自己怎么出了长寿寺,说被燕风恶贼饶了一条性命,那自己不就落个畏刀避剑贪生怕死的恶名,叫孟演常等金枪会弟子怎么看自己,今后如何立足、苟活于人世!一脸痛苦不堪的表情,默然无语。燕风以“惊蛇拨草”拆解,就势“灵蛇戏珠 ”冲掌直刺燕云眼球,“小蛇抽甩”、“毒蛇抽甩”、“蟒蛇蛇抽甩”飞起左脚连踢燕云小腿、后腰、后脑,招数奇特,劲峭凌厉,一连数招一气呵成。

惊得燕云一身冷汗,燕风身手绝妙精仑,这绝不是“八仙”所传授的功夫,匆忙以“连峰去天”、“山随平野”两招招架。这是燕云入世以来从遇到的劲敌。孙定急道:翁虹“燕云你倒是说呀!你怎么跑回来的?武魁主是死是活?

孟演常也是心情焦急,翁虹道:“燕师兄,锁龙山究竟发生了什么?慢慢说。一颗颗雪粒从夜空飞落“沙沙”作响,隆冬凌晨天气奇寒,雪粒落到地上就冻住了,尚飞燕在廊下全神贯注看着燕风、燕云拼斗,燕风一举一动牵动着她的心,为之喜、为之惊。

那二人一来一往,一去一回,在飞雪中杀在一处,雪地甚滑燕风脚底打滑立脚不稳“滋滋”滑出------。翁虹燕云木然沉默。尚飞燕提心吊胆禁不住惊叫“峻哥小心”!希望燕云好好帮自己教训一下燕风但不能伤着,呼喊“燕云!住手”!燕云正杀的兴起那去理会,一招“金风卷地百花残”连环扫荡腿“嗖嗖”卷起一团雪粒,自己罩在雪粒之中逼燕风呼啸而来。

翁虹孙定急道:“孟从事。只见燕风两手撑地,“灵蛇翻身”、“金蛇钻天”旋身飞起。

燕云不觉失声喝彩“好”!尚飞燕更是手舞足蹈“峻哥!好好!棒极了”!燕风得意扬扬道:“燕云!峻彪也有好的时候”。看这燕云一言不发定是做了亏心事,翁虹武魁主及五百弟子上了锁龙山没一人下山,翁虹必是凶多吉少,单单燕云性命无忧下了山,难道不可疑吗?刚才我出去听我独立卫弟子报,陆成派遣的七道的弟子八成探到燕云藏匿在这儿,用不了一会儿,陆成就会带人来索要燕云的命。

燕云更不理会,一招“连峰去天”腾地而起连环飞脚朝燕风就来------。从事你也算做到仁至义尽了,翁虹更何况昔日在黑松林你也救过他一条命,也就报了天狼山雁门道他的救命之恩。燕云、燕风一场酣战,院子里雪雾弥漫,两个人时而旋成一个雪团、时而裂为两个雪团,两个斗到十数合,只听“噗通”一声响亮,两个里倒了一个。

但见那人一口污血喷出挣扎不起。毕竟两个里厮杀倒的一个是谁,且听下回分解。燕云道:“畜生!强词夺理,颠倒黑白认贼作父丧尽天良”!

现在就把他交给七道陆成吧?要杀要剐是陆成的事儿,翁虹与你何干,反正不死在你的手里,眼不见心不烦,也算你尽了师兄弟之义。话说燕云、燕风兄弟话不投机一场恶战,各自拿出看家本领没一个礼让。燕云使得是“八仙”中五侠客“落叶书生”苗彦俊的“太白拳法”。

那燕风也学过虽无燕云学的扎实,但其中路数不能说了如指掌但也明白八成。他们正如深林的黄羊、翁虹野鹿一般,翁虹不是豺狼口中之食就是虎豹腹中之物,这不是因为豺狼虎豹凶残,而是生存的本性;恰如人们天天吃五谷一样,民以食为天虎狼以肉为食。燕风所用的功夫燕云却一无所知,只感觉到燕风的武艺今非昔比,比以前判若云泥,在冻结的雪地交手依仗着“太和派”的轻功仍觉得吃力。燕风的武艺师承何人呢。

平民、翁虹草民、翁虹贱民就是路边任人践踏的草芥,草芥!要想不成为任人践踏的草芥就要先从践踏草芥开始,每当我强抢豪夺一桩草民的生意就有一种成就感,离我显贵的梦又逼近了一步”。就是尚飞燕所讲的向燕风索取高额学费身怀绝技的高人,燕风学的“金蛇掌”、“金蛇剑”。

“金蛇掌”劈、削、切、扫、压、拍,强劲有力,攻击距大,放长击远,杀伤烈度高,力点小,透劲足,快速灵巧,收发自如,乃武林中上乘武学。燕云闻听不寒而栗,翁虹道:“你那是向坟墓又逼近一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燕风是带艺拜师的本身有“八仙”所传授功底,和燕风一道入师门的师兄弟大都是大师兄“夺命蝮蛇”阮双狑代师父传授武艺,师父通过几天观察发现燕风资质不凡聪明绝顶敏而好学甚是喜爱,亲自传授,短短两个月学到了师兄弟近两年的学业,虽然只学的师父功夫的六七成,就足以在武林立足。燕云相比之下相形见绌。燕风的攻势一招比一招迅疾凌厉,“毒蛇捣海”、“毒蛇捅穴”、“毒蛇盖面”连续而发,奔燕云裤部、咽喉、面门袭来。

燕云急使“翔云列晓阵”、“西风残照”下遮上挡,刚应付完。燕风道:翁虹“不是不报时间已到,翁虹你还嫌你的报应不够吗?一个文武双举人落魄到如此地步,还给我谈什么因果报应!为什么知道?就是你冥顽不化愚不可及,守着青山没柴烧,你学的武艺是要饭用的吗?远的不说,就说闻名江湖的‘八仙’美其名曰到处行侠仗义劫富济贫,他们不偷不抢喝风吗”?

燕风的招数突变,右掌一翻由掌化爪,“怪蟒吞象”盖压刁拿,紧紧抓住燕云发髻就力一甩,燕云身体在半空旋转摔落雪地上。凭着燕云深厚的太和内功不应该有什么伤害,但被被丧尽天良厚颜无耻的燕风气的七窍生急火攻心,一口污血吐出觉得顺畅些,但伤了身体,挣扎着爬起来摇摇晃晃,嘴里的血不停的涌出,举起拳头向燕风进招,一式“刑天舞干戚”朝燕风当胸打去,拳出即无力又缓慢,强弩之末对燕风毫发无损。燕云道:翁虹“胡说!‘八仙’公私分明,劫那为富不仁的钱财从不自己用,归云庄的田产足够他们用度”。

燕风伫立那儿任凭燕风捶打。燕风耳边响起“汪汪”犬吠声,勾起幼时的回忆:一条黄狗撕咬燕风,燕云跑过去死死抱着黄狗,黄狗狂吠“汪汪”回头猛咬燕云臂膀,鲜血直流,燕云死死不松手--------。

燕风的眼泪禁不住流淌,声音沙哑“哥!哥!何苦呀,何苦呀”!燕风道:“就如此说,‘八仙’岂不是不劳而获了?其行径比我强之分毫”?燕云捶打不动了,嘴里流着血“为——民除害,为——燕门家法,为——爹娘管教你这不孝之子”!燕风的思想又回到了现实“哥!我无意与你作对,你要和我为敌。

燕云道:“你无恶不作逼良为妓,逍遥法外天理不容”!我说的是为我好、为燕家好、也是为你好,你不能再困顿下去了!这世道没钱没势就得任人践踏,要不是我凭着今日气象,你现在住的不是这儿,是大牢!我的奴才大虎、二阳你凭什么把他们打残”?燕云道:“畜生!强词夺理,颠倒黑白认贼作父丧尽天良”!

燕风道:“你讲这些大道理能当银子使吗?能换来富贵吗?什么叫认贼作父丧尽天良,那正是我的天良我的方向,要不是州尹靳铧绒大人从中疏通上下打理你今天看到的就是不是活生生的兄弟而是身首异处的燕风,这锦衣玉食、这仙境一般的宅院可以说是金大人所赐。燕云道:“他们逼良为妓,罪有应得”!燕风道:“不是!他们忠于职守抓捕我圈里跑失的猪羊”。燕风道:“她是我燕春楼的逃跑的粉头,大虎、二阳理应去抓获,你不问个缘由致残他们,虽然是下人但你躲不了官司”!

徐三跑过来道:“镇爷!您回来晚没敢惊动您,二阳胳膊残了没法治,大虎就是一个废人连路也走不了”。我的第二次生命和如今的富贵就是咱爹不死能给我吗?哈哈,嫉妒之心人皆有之,我理解你,你也可以找你干爹什么肃亭侯郭进吗”!

燕云切齿痛恨,大骂道:“畜生!畜生!我代娘教训你这不孝不肖的燕门败类”!如一头发疯的狮子冲向燕风。燕风正为燕云不能理解懊恼,抬手给徐三一耳光:“这也叫爷教你,积善行徳,积善行徳!一个废人还折磨他干什么,送他极乐、极乐去”!徐三灰溜溜要走。

燕云道:“不是!那是咱们的妹子飞燕”。燕风反应极快,两个纵身跃出卧虎厅稳稳立在院中,道:“你读的书都进狗肚子里去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给你指条出人头地的道不走罢了,还要恩将仇报,理屈词穷就要动武,来来陪你玩玩儿,伤了我无房里的物件你可赔不起”!燕云道:“慢!燕风你又要草菅人命”!

燕风道:“这都是你的杰作,不这样你花钱养他?不这样谁替你坐大牢”?燕云道:“你,责无旁贷”!

翁虹的三级燕风道:“你,不识好歹!打伤我的家奴没叫衙门缉捕你,你还恩将仇报,还是亲兄弟吗”?燕风冷笑道:“哈哈!我逼良为妓,你问问尚飞燕是我逼她吗!是她甘心情愿为我挣银子”。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翁虹的三级